阻燃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阻燃剂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听说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1:24:02 阅读: 来源:阻燃剂厂家

…………01

上周二中午,我和凉子吃了鱼丸粗面。小店后边的迎春花开得肆无忌惮。

我拉着她,准备摘一把迎春花插在我刚刚买回来的蓝色玻璃瓶里,柠檬黄搭配湖蓝色,浅浅的阳光洒下来,折射出清新、自然、明朗的光芒……我迅速脑补了一下迎春花接下来的命运。

“猫,咱们别摘了吧?花花草草也是生命啊!摘了多可怜啊……”凉子眨巴眨巴着眼睛望着我。

“晕,你今儿个是怎么了?突然良心发现了吗?”我迷茫地白了她一眼。

以前拉着我趁着夜色摘月季花,摘棉花,采红色小果子,那个剽悍的姑娘不是她似的。

这就跟一个无肉不欢的妞,突然对你说,兔兔那么可爱,怎么可以吃兔兔?

我停下了伸向迎春花的魔爪。

“你说,我以后不吃肉,不摘花花草草,努力减肥,穿淑女裙,把驾照考了,陈东会不会回来找我?”凉子的伤感突如其来。

我一时间招架不住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“嗯,你不摘花花草草,减肥,考驾照我支持你,但是穿衣服,还是按照个人的喜好来吧,不吃肉这个你做不到,信不信咱俩打个赌,我出二百,赌你一周不吃肉。”

“我懒得理你,没一点儿正形。”凉子讪讪道。

关于凉子的感情,我不忍提及。

…………02

涼子一米七二的东北姑娘,瘦瘦高高,利索的短发,喜欢穿横条纹、竖条纹、黑白条纹、蓝格子、红格子、绿格子、灰白格子等各种条纹及格子的衬衫和长裙。她不背名牌包包,不抹ysl口红,但她是我见过把棉布衣服和帆布包包搭配得最有味道的姑娘。

她不温柔,不漂亮,不淑女,但她干净利落,独立坚强,性格直率且讲义气。

就像一株棉花,她没有牡丹华贵,没有水仙芬芳,没有玫瑰浪漫,但她有自己独特的韵味。

凉子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大连的一家电视台做记者。第一天报道,那天阳光如一床厚厚的棉花被,又松软又温暖。

她第一次穿职业装,把白衬衫扎进了黑白竖条的裤子,一双浅咖色英伦风皮鞋,咖啡色帆布双肩包。凉子专属的职业范儿。

她进电梯时,一个男生闯了进来,他的头发冒着一层水气,领带挂在胸前,一脸慌张。

男生迎面看到了凉子的工作牌,展颜一笑,“新同事,你好,我叫陈东”。

凉子抬眼看了眼前这个男生,比她高出一个头,笑起来眼睛弯弯得像月牙,憨厚可爱,那个瞬间,凉子好像看到一只温暖的棕熊。

“你好,我叫凉子”,她礼貌地回道。

陈东是实习摄影师,凉子是实习记者,两人都是台里的新人,座位前后桌,经常被师傅带着出席各种活动,陈东爱笑,有点羞怯,凉子安静且大方,陈东是广州人,凉子是沈阳人,两人的生活习性千差万别,但是他俩对水煮鱼一样喜欢。于是,总结伴去餐厅吃米饭加水煮鱼。

有人曾说过,共同的食物能轻易拉近两个人的距离。

在一顿又一顿的水煮鱼后,两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。

他们成功度过了实习期,在工作中他俩是亲密搭档。有一次陈东出差了,凉子望着没有陈东的办公室,心里竟然空落落的。

她悄悄查了陈东回程的车次,准备去接他。那天刚好下起了雨,凉子撑着一把大大的彩虹伞,站在车站口等陈东,陈东看到了她,眼中掠过一抹惊喜。

陈东接过伞,他俩挤在一把彩虹伞下,凉子的心里也升起了一道彩虹。

凉子不知什么时候爱上陈东了,也许是看见他傻呵呵笑时,看见他生气皱眉头时,看见他在阳光下捕捉镜头时……

她心中的蔷薇开花了,她试图关上心门,可蔷薇花枝枝蔓蔓怎么关也关不上。

陈东却先表白了,很平常一个早晨,他发来一条信息:我们在一起,好吗?

很平常的一条信息,简单的一句话,七个字,两个标点符号。凉子硬是看出了一朵花儿,她心花怒放。

陈东和凉子恋爱了,他们是一个单位的,电视台明文规定同事之间不能谈恋爱,于是他们开始藏着掖着的地下恋情。

一次单位组织拓展训练,凉子刚开始攀岩,不小心滑了一跤,摔了下来。陈东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冲了出去,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凉子,眼里的心疼溢了满地。还好她触及的岩壁不高,只是一点擦伤。

可是,他俩之间感情自然而然地流露,被上司和同事都看在了眼里。

拓展训练后,人力资源经理找他俩谈了话,客气的祝福和严肃的规章微妙地组合在一起,他俩来不及应对。

陈东选择了离开,原本父母就不同意他在离家这么远的城市工作。刚好用来成全他的爱情和爱人。

…………03

面对分离,凉子蹲在角落放声大哭,陈东抱着她默默地抹眼泪。她哭着说,我要跟你一起走,不管是哪里,我们都要在一起,不离不弃。

傻瓜,你再等一等,我把工作室做起来,就来接你。他帮她擦了眼泪。

于是,三千公里的距离硬生生地隔开了两个相爱的人。

陈东回了广州,创业,做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摄影工作室。

凉子留在大连,依然在电视台做记者。

有多远的距离就有多绵长的思念,每当夜幕降临,两人抱着电话恋恋不舍。

开始时,他们每天至少煲两个小时的电话粥。

凉子终究是放心不下陈东,她悄悄地辞去了工作,毅然决然地放下熟悉的一切,飞去了他的城市。

广州的空气潮湿,凉子刚到时,有些水土不服,脸上起一片片红色的疹子,暂时没去找工作,先帮着陈东打理业务。

她做事细致且干练,上手很快。两人兢兢业业,工作室的业务逐步走上了正轨。

陈东越来越依赖凉子,凉子索性放下出去找工作的念头,专心地帮助陈东经营工作室。

凉子温柔大方,很招客户喜欢。章先生是在工作室拍照时,对凉子一见钟情的。他三十出头,经营茶叶生意,家境殷实,喜欢穿布衣,布鞋,儒雅的南方男人。

他对凉子极花心思,时不时去工作室,帮她介绍一个又一个客户,留意她喜欢的一切,一次又一次地送她礼物,邀请她用餐、游玩。

虽然凉子每次都拒绝了他,但他对她有用不完的耐心。

陈东对章先生这个情敌很是不喜欢,可他是工作室的大客户,碍于面子,对他也算是客气。毕竟凉子的心在哪里,陈东最清楚不过了。

…………04

那天,章先生带着一位需要拍几套场景写真的朋友去了工作室,是一位温婉明艳的女子,一身素色连衣裙勾勒出玲珑的身姿。她有着一个清凉动人的名字,立夏。陈东看到立夏时,怔了一下。

好久不见,你还好吧?立夏的笑容中弥漫着亲切。

我,我,我……还好啊,陈东竟像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。

之后,凉子问起陈东,陈东说立夏是他大学同学,他们有着几个共同的朋友,所以算是不远不近的普通朋友。陈东不愿多说,凉子也不多问。

立夏的照片约在第二个月月初进行拍摄,两天全是外场,陈东和助理跟着立夏去了白云山。

凉子在外边谈客户,刚好结束得早,就也去了白云山,那儿阳光清澈,绿树成荫,云台花园旁,陈东抱着立夏,立夏在他怀里看到迎面而来的凉子,她迅速踮起了脚尖吻了陈东的唇,挑了挑眉毛盯着凉子说:你来啦?

陈东回头看到了凉子,他推开了立夏,试图去拉凉子,不是你想得那样,你听我解释……凉子直愣愣地望着陈东,转身,逃开了。

第二天陈东见了凉子,他没有解释他跟立夏的关系,凉子没再问。她在等,但他始终未说。

几天后,立夏约了凉子,她跟她讲起了和陈东的故事,她跟陈东大学时就在一起了,陈东追她,从大一到大三,在一起后,感情很好。她不吃肉,他为了她也只吃素食,戒掉了水煮鱼,她喜欢瘦瘦高高的男生,他就坚持跑步,打篮球,努力减肥,她害怕大狗、老鼠、蟑螂,稍微有些危害性的动物她都怕,他带着两个哥们儿把他们宿舍长年寄居的两只老鼠拎了出来,她喜欢穿裙子,出门时,他总是带着一件外套,起风就为她披上,她不喜欢花,从不养花更不摘花,他就没送过她玫瑰,总是备一盒一颗一颗红心的巧克力……

只是毕业时,她回了广州,查出胸部有肿瘤,她不想拖累陈东,拉黑了他所有联系方式,他来找她,她也狠心闭门不见,他蹲在她家门口,一天一夜,她站在窗口陪着他一天一夜。

后来经过化疗,肿瘤是良性的,治疗后她也慢慢康复,在病痛折磨时,支撑着她最大的信念就是,一定要好起来,一定要把那个她最爱的男人找回来。现在她终于找到了他,而他心里那个位置始终为她而留。所以他俩才是最般配的,立夏声泪俱下,她请求凉子成全。

仿佛在这场爱情中,凉子才是那个最不堪的小三。

…………05

凉子心里像压着一块千斤重的石头,结实得疼痛来得猝不及防。她始终都知道陈东经历过一场难以忘怀的爱情。但她不知道他竟然在那场爱情里伤得体无完肤。她心疼他。但是她爱他,她相信陈东也爱她。

不管事实是什么模样,她想听陈东自己的解释。可是陈东只字不提,似乎有意躲着她。章先生又恰到好处地前来送殷勤。

凉子赌气跟着章先生去郊游,她下定决心,放手一搏。如果陈东找她呵斥她不让她去,哪怕是打个电话再不济发个信息也行,只要他说不想她跟别的男人一起出去,她就乖乖地回来。

但,如果他没有任何反应,她就退出。

陈东却一直未出现。

白水寨景色清丽,山谷里和风煦煦,清澈的阳光伴着满山的翠绿和潺潺的流水声而来,身旁章先生体贴温暖。可凉子的心里已然兵荒马乱。

她恍惚,如果身边这个男子是陈东那该有多好。她多想给他一个拥抱,一直到天荒地老。

原来陈东一直爱的是立夏,那个身材娇小,只吃素食,害怕老鼠,不摘花,一年四季只穿裙子的女子,善良美丽,温柔大方,相爱的人应该在一起啊。

凉子三年来筑建的城墙,她以为坚不可摧,却在某个瞬间轰然倒塌。她数着心中的苍凉,眼睛里涌出一波又一波晶莹的泪光。

…………06

我们分手吧!凉子的一条信息发过去。

凉子火速整理了行李,她捡起自己碎落满地的心,逃离了广州。

她尽量不去打听关于陈东的任何信息,这两年来他的点点滴滴如长了翅膀一样飞入她的耳朵。

听说,立夏辞去了工作帮陈东打理业务,听说,他们去了夏威夷度假,听说,他俩订婚了,听说陈东瘦了,听说他俩结婚了,听说他们生了一个小孩,女孩,长得跟立夏一模一样,陈东极其宠爱他的女儿……

凉子装作若无其事,装作不去想念,装作开始新生活,只是多少个夜里,她的心被一刀一刀剜出了血,血流成河,泪流满面。她警告自己不去想,不要思念,再回忆就是万劫不复。

今年,凉子已经28岁了,她也逃离广州一年半了,章先生竟然跟着凉子来到了大连,把他的茶叶生意也带了过来,广州大连两地飞。

我想,现在这个薄凉的社会里,一个男子能为他心爱的女子义无反顾地付出,总该有个善终了。

…………07

前天晚上,我正在沙发上窝着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凉子来找我,她情绪动荡,她说,陈东来找她了。

立夏是陈东的初恋,跟凉子分手后,他确实又和立夏在一起了,也订婚了,只是时间愈久他心里愈浓的思念,情绪在他心底流窜,就如细细的绒雨黏在细软的草尖上,密密麻麻晶莹剔透。

白云山云台花园,他和立夏拥抱那天,因为立夏悲恸地讲起她死活要分手的原因,她哭得梨花带雨,他不忍心安慰了几句,她顺势扑进他的怀抱,他不自然地拍了她的肩膀……

他是爱过立夏,撕心裂肺地爱过,但只是爱过,一切都是过去式。凉子才是他现在的幸福,凉子伤心地离开,他便追了过去。

立夏却突然晕倒,他火急火燎地安顿了立夏,一遍遍给凉子打电话,等他找到酒吧时,看到章先生一手抱着凉子一手拉车门,车呼啸而过,他疯了一样追着车跑。

凉子一夜未归,他心里的火焰明明灭灭最后变成了一团死灰。

他告诉自己,只要她解释,哪怕撒个谎也好,她说什么他都愿意相信。可她不言不语。

他俩就像充满警惕的刺猬,戴着伪装的面具,彼此给对方捅着刀子。

她最终说分手,他赌气同意了。她逃离了广州,章先生随之而去。他以为她已经跟章先生在一起了,他听说他们在大连海边买了房子,他苦笑,他知道凉子,喜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他听说他们结婚了。他听说……

看着眼前费心为他付出的立夏,他也跟她订了婚。

只是结婚前夕,他拿着凉子曾买的象牙梳,想到她曾一脸认真地笑,我们结婚时,一定要用这把梳子,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……他再也忍不住了,一米八三的男人蹲在化妆间泪下如注,哭得像个孩子。

说好的在一起,说好的白首不相离,可是她却中途逃離。但他还是过不去自己内心的那道坎儿,他向立夏坦白,爱情这场戏,没有了凉子,他实在演不下去了。

立夏说,凉子已经结婚了,我等你。她一遍一遍地说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警告。

陈东强压着内心绵延的思念,不去打扰凉子。

直到上周,立夏终于放过了自己,也放过了陈东,她坦然凉子没有跟章先生在一起,从来没有。

陈东一刻不停地赶了过来。

大连海边,海风细微地吹着。他见到了凉子。

他那些无孔不入的思念在嘴角遛弯儿,却说不出话来,他眼睛里堆着无比柔软的温柔,像春天初生的青草尖儿,淡淡的,柔柔的。凉子已经忍不住眼角大片大片的湿润。

这一年半的时间,他俩像傻瓜一样,陷入了章先生和立夏导演的戏里。

听说,听说,总是在听说,所以他俩都强压着思量,保持着相隔三千公里的距离互不打扰,听说,这样的距离刚刚好。

可悲的是,两人的共同朋友也只有立夏和章先生这么两三个。

还好,兜兜转转,一切还来得及。

全国十大肺癌医院排名

nk细胞免疫疗法副作用

北京最好的肿瘤医院

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