阻燃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阻燃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谱写普通平凡的小事韩少功苏童龚曙光书展共话生命的底色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2:28:28 阅读: 来源:阻燃剂厂家

图说:龚曙光携新书《日子疯长》与韩少功、苏童、曹可凡亮相书展(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摄)

无论是中国的作家还是其他各国的作家,故乡永远是他们创作的母体,也是他们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上海书展期间,文学评论家龚曙光携新书《日子疯长》与苏童、韩少功、曹可凡一起回望文学里的故乡,回望童年、亲情、故乡这些“生命的底色”。

龚曙光的笔下是土地、父母与乞丐,用的是湖南乡下的土话,没有什么大开大合大起大落。韩少功和苏童尤其欣赏这一类的文字,“写最普通平凡的、卑微的小事,这个厉害了。”

用毛笔落下卑微的人和事

黄永玉在沈从文的墓前题写过这样的碑文:“一个战士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”鲁迅也好,沈从文也好,他们的故乡与文学作品中的故乡是重叠的,龚曙光在《日子疯长》里的故乡同样重叠。龚曙光道,这是自己的幸运。作为在生意场搏杀的人,他平时工作非常繁忙,但还是愿意一笔一画,用毛笔了写下对故乡的怀念。

图说:龚曙光(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摄)

龚曙光写他的父亲、他的母亲,包括他看到的叫花子,让作家韩少功留下了深刻印象,因为这些都是卑微的小人物。他点出了他所认为的好文字的评判标准之一,就是什么花哨的手段都不要,写最普通平凡、最卑微的小事。“我们有些作家靠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,才能写出内心的兴奋,那是雕虫小技;而最厉害的作家其实是什么都不靠,既不靠暴力,不靠轰轰烈烈的事件,把非常平凡的事写出了大的气象,把读者的心抓住。龚曙光对小人物卑微的生命那种关切在字里行间,让我特别动容。”之前有可信的故友向苏童推荐了龚曙光的作品,苏童起先担心看到熟悉的“老干部体”,读完才发现惊喜是真的来到了。“倚马可待,下笔千里,特别丰富的记忆才有特别丰满的文字。”

龚曙光说,自己写作带着点玩心,在书房里偶然间用毛笔写字,后来收不太住,就写了下去,写作是对自己心神的调剂,但每一篇文章都要修改20来遍。写作的对象,自然而然地落到了生活中最熟悉的、支撑生命主体的那些东西,在书写当中自然就浮现出来了。“最早浮现的东西就是最想写的,这些生命的最底色,那就是这么些亲情、朋友、故乡。”

回望初心 父母的生命值得铭记

作家应该给读者带来什么?有人把问题抛给了主角龚曙光以及两位到场的作家韩少功与苏童。龚曙光的坦言激起了许多共鸣:这么多年他生活中每天都在熟悉很多人,比方员工、客户,尤其是领导,还有叱咤风云的人,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他们,而恰恰没有琢磨父母。“我的父母给我这么多年的生命,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想什么,也没有关注过亲人们。我说假如我不写他们,他们这辈子可能没有人会去写。当然他们的生命过得都有意义,但是历史没有给他们留下一个字的痕迹,所以我觉得,我要用这样一种方法提醒我的同代人,关注一下你认为最熟悉的人,关注一下你认为最不需要你去体谅、去关注的人,记下他们,他们的历史值得铭记。如果你从我的书中感受到了这一点善意的提示,我的书就达到了目的。”

图说:苏童(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摄)

一个作家无论怎么折腾,写来写去终究会写到童年。童年在什么地方?在故乡。很多作家甚至把故乡作为一辈子描写的对象,比如鲁迅的绍兴,莫言的高密……他们可以隔空从母体当中汲取营养。奈保尔写过上海,曹可凡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写上海,后来才知道奈保尔的祖父曾经在上海生活过。

今天在北上广深生活的人,一说“故乡”,可能会觉得比较遥远。当固化的祖籍开始移动起来,故乡究竟能带来怎么样的故事?现在的年轻人处于完全不同的时代环境,故乡的图景无非是立交桥、写字楼、大超市、咖啡馆,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很多城市面貌模糊。在这个环境下生长的新一代人,甚至连方言也没有。未来的一代青年怎么看待故乡,在作家们看来这是件值得思考的事。

写父母、写故土,写童年……始于情感,忠于人物,这样的写作才会有温度。文坛的“圈外人”龚曙光在这本散文集里做出了榜样。(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 赵)

破军之刃超爽版

永生门破解版

306彩票

富豪闯三国破解版无限钻石